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才女成长策略

正文卷 500 换人抢

  杜继说了这话,对面还没有反应,汶边寨这边先是一阵骚动,有的兄弟,直接就低声的骂了出来,只是之前朝观海说了一切都让朝小娇同王怡真作主,兄弟们也没有直接骂到明面上。

  王怡真顿时就觉得有点心虚。

  杜继的意思其实很简单,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过山望山叛逃一事,也就是说,山望山还是他天雷寨的兄弟,那么照规矩,天雷寨就还是他当家作主,他杜继说了算,不管山望山之前对这些寨子承诺过什么,杜继应下来了才算好使,山望山通知这些寨子八方来援,用的是抢亲的名头,那么杜继说了,现在同汶边寨已经在谈婚事了,即是说,人家援手的人情,他认了,该给了谢金,他来付,但他不再需要这些寨子,因为山望山的婚事,该由他来谈,别的人,没资格插手。

  杜继是将山望山作的一切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就差摆明了说,天雷寨不惜一切的代价求退兵了。

  这些寨子是山望山凑起来的,凭的都是天雷寨的面子,任是谁被杜继说到这种地步,也再不好意思留下来多管闲事,这些寨子便会离开,陶家被围之危直接就解开了,300多人命也就没有了危险。

  可是这些寨子若是离开,汶边寨的人命,也就一起算到了杜继身上。

  之前来时,只说让杜继诱山望山出面,可没有商量着让天雷寨背责,若是对方几个寨子真的因为杜继一习话给退了,到时候杜继又身负着退敌之功,到时候山望山跟着这些人一走了之……汶边寨30多条人命可能就会变成了金钱赔偿,王怡真还真是不好交待……

  一时间,王怡真都不知道是该盼着这些寨了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了。

  就在此时,对面的几个人也已经商量出了结果来。

  于是一阵长笑声起。这是江湖上常见的手段,几个寨子合作攻伐时,并不是谁先说话谁是领导,而是谁有资格长笑出声,让大家给出足够的关注度,那才是中心人物。

  发声说话的,果然是险石滩的大当家,李奇志郞声笑道:“早听闻了天雷寨是冀州数得上的大寨,一向信誉良好,杜大当家说的话,我们自然是信的,不过我等今天聚在这里,虽然是为着山三当家的婚事,咱们绿林道做事一向讲究个始终,我们既然答应了山三当家,那就一定要看到他抱得美人归,才肯走的。”

  陶家这边一阵沉默,这意思,就是不肯退了。

  王怡真之前心里纠结,想他们退兵,又怕他们退兵了没法向汶边寨交待,可是这一会李奇志直言不肯退兵,王怡真又担心这400多号人都折损在陶家了。

  正想着,李奇志那边又开了口:“不过嘛,杜大当家的面子也不能不给,说起来之前伤了汶边的兄弟,也是我们疏忽,实在是汶边的兄弟们见着我们便破口大骂、举刀就砍,其实我们来求亲,真的是很有诚意的啊,就算是朝小姐不肯嫁,就像杜大当家说的一样,也不是不能坐下来商量的。”

  王怡真有此吃惊,李奇志这话里的意思是,也并非非要抢朝小娇不可,若陶家能给出别的好处,他们也是可以退兵的。这倒是江湖上常用的手段,山贼之间黑吃黑也有这样的,狭路相逢,肯依规矩给买路财的,好好的招待吃喝,下次见面还是朋友,若是不守规矩主动交钱的,若让人围住,那是杀是卖也都随人,这种时候势不如人,拿钱也是消灾的手段。

  换句话说,这些人中,根本不是山望山作主,若是王怡真这边能满足了李志奇的目的,也可以让这些人退走。

  王怡真便高声问道:“说话的可是险石滩的李大当家?”

  杜继认得出李奇志,那边也有人认识王怡真,但是两边到底没有正式的做过介绍,就算如今已经是生死之仇,本着江湖上不杀无名之鬼的规矩,该过的礼数都要有。这边是杜继做中人,给李奇志介绍了王怡真,当然不会说她是献国夫人,也没有说名字,而是同朝小娇放在一起,只说是东平闻名的二娘子和三娘子,王怡真能明白他的用意,杜继这样的介绍,不但护了她官方的身份,甚至连傅卫东的存在都隐掉了,到时候今日一过,再有什么江湖恩怨,也牵不上师徒两个人。

  那边则由万岭寨的卞丰做中人,介绍了李奇志,两边重新对过了路数,见过了礼数,各种久仰失敬的套话说完,才再开始了谈判。

  李奇志并不是为山望山婚事而来,以他的身份,也根本不是山望山请得动的,他今天前来,另有目的,乃是听了一个传闻而来。

  李奇志打量着陶家房顶上一溜站开的人。

  李奇志这边一溜7个大男人,除了一个书生之外,其实6人全是江湖打扮,黑不溜秋灰不拉基的感觉。

  王怡真那边也是一字排开,却因为身份各异,衣着鲜亮,极有特色。

  那边是6寨联合,王怡真这边也是四家一起,杜继算是天雷山代表,这中间也只他一个人是江湖打扮之外、今日里傅卫东没有出面,李奕城便算是青云武馆的代表了,他是富家公子的胡服打扮、虽然全场他年纪最小,但看气质衣料也知道非富即贵,忠信侯是韩家代表,一身武将的铁铠披挂,而王怡真、朝小娇、韩菱华三个女孩子,却是着色各异。韩小娇惯了做大家闺秀的打扮,一身的粉裙迎风微动,只能走不能跑,王怡真这段时间为着骑马一直是胡服,一身紫装也是极了贴身,当然,料子也很华贵,两个人本来都是两家能当家作主的人,站在一起即美艳又自信,穿着打扮的还富贵,放在这两军对阵的一群大老爷们中,就跟走错了片场的明星似的。

  比起她们两个来,同样是女孩子的韩菱华就朴素的多了,她家都是军中出身,她虽然不像父兄一样非得披了甲才肯上阵,可是也没有穿贵女常穿的胡服,一身的军行衣就出来看热闹了,再加上人又不漂亮,还梳了个男装的发型,一眼看上去,不经意的人估计都看不出她是个女的来,还以为陶家这房顶上只两个姑娘呢。

  但李奇志的眼神一圈打量,略过了王怡真同朝小娇,最后眼神便死死定在了韩菱华同李奕城之间,扬手一指:“若这位姑娘肯跟随我们离开,我们两地五家立刻就退去,之前伤了重兄弟的偿金也双倍奉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