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才女成长策略

正文卷 516 他知晓

  啊???”王怡真终于有点了解到别人听她说放时,话题转换太换的那种无奈了,合着李奕城思想放空这半天,就考虑这事来着,是什么样的刺激把他脑内的话题带到了这个关键部分啊?

  李奕城接着说道:“好不好?以前姐姐也说过,虽然阿真想要假结婚,但是奉旨成婚,就没有合离的可能,到时候只要我对阿真好,就能生米煮成熟饭,阿真也会一辈子同我一起生儿育女的,阿真,好不好,我在青云武馆一直有在学煮饭,离京之前,在武馆里煮过好多次饭了,我煮饭味道还可以的,我煮给你吃好吗?”

  “……”

  李兰兰,原来你是这样的李兰兰,亏得我实心实意的帮你,开起我车来一点不踩油门啊。

  还有李奕城,这也算是14岁了,身边竟然被打的一个损友都没有,还真正而八经的练习生米煮成熟饭的技能啊。

  顺便还要鸣谢一下青云武馆的兄弟们,大约是李奕城到底是小公爷的身份吧,竟然也没有跟他交流点什么……

  王怡真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给自家狗子解释生米煮成熟饭的意思了。

  “阿城,这是怎么了?我认识的阿城可不是这么容易哭鼻子的孩子,是今天吓到了吗?”王怡真把李奕城狗头推开,扶着他坐到了床上,细细的问着,李奕城可并不是胆小的孩子,之前在太子府两个仙人跳那侍卫,李奕城可是这辈子第一刀拿刀就敢砍人胳膊的主儿。

  可是这次是他第一次在江湖上露面,又是担起了负责的约斗,估计受的打击同杀人不同,青春期什么的一定得好好注意,家长的言语错漏很可能造成一辈子的阴影的。

  听王怡真问他是否吓到,李奕城先是摇头,后又点头。

  那这到底是没吓到还是吓到了?

  李奕城垂头丧气的说道:“阿真……对不起,今天的事,是我错了。”

  “这是说的什么话?要说错也是我的错啊。”王怡真都有点着急了,李奕城这自责实在是没有必要,比不过山望山是事实,但这事说到底王怡真也有错,若不是大意轻敌,觉得山望山只擅刀法,李奕城至少不会败的这么惨,说到底是她做为主将,排兵布阵出了问题,正又碰上了山望山整个的就是一个神经病,你看都给孩子留下心里阴影了。“你别在意,胜败乃是兵家常识嘛,”

  “阿真……是我的错……我不该……你干嘛要换我呢,你就让山望山把我抓去不就好了。”李奕城又摇头。

  王怡真才明白这娃自责的点在哪里。

  原来他是觉得他不该输,更不该被山望山捉到,山望山要用他来换王怡真,王怡真同意了,所以他才自责,如果不是李奇志出箭射杀了山望山,那么这会,李奕城就会安全的呆在陶家,而王怡真则在被挟持的路上了。

  李奕城受到了打击,不是因为他输给了山望山,也不是被山望山死在眼前吓的,而是因为他差一点被把王怡真换了出去。那时候他怎么喊“不要换”,王怡真也不肯听,自顾自的就要跳下来。可是想见,如果不是晋王带了兵来,李奇志不相信江湖上闻名的三娘子便是献国夫人,而临时决定了要退,那么那一箭不是射死山望山,而只是射伤,那么六寨一样可以将李奕城抓在手里,到了那时,王怡真为着她,就一定会被人换去。

  李奕城是因为这件事,才受的打击,他本身输了,没有给王怡真挣回脸面来,没有给大家解围也就算了,反而还要别人来救,更让王怡真不惜危险的来换,这孩子才会因此哭起来。

  “我当……我当是什么大事。”王怡真松了一口气,又有点心酸,总觉得自己养过这么多的娃,就这只最贴心。“阿城放心吧,我也就是骗他们,我能真的跟着他们去吗?江湖上的诡诈之处多的是了,等着我把你换了回来,我有的是办法逃掉。”王怡真不同于李奕城,这孩子被人一抓真的就跟着人老老实实的走啊,她却是有经验的,只要对方不抓住她就一刀砍了,逃生的本事她还是有一些的。

  李奕城发起了怒来:“不许跟她们去,我……我宁可死也不要你换。”

  这话王怡真就不爱听了:“胡说什么死字,你江湖经验少,遇到了危险就该求助。”王怡真的意思是,李奕城被抓他自己处理不了,那换一个被抓了自己能处理事的人,是很正确的做法。比如要是这次的危机,真的是山寨子里抢压寨夫人,那若是王怡真被抓,她会就很乐意用傅卫东来换,总归,若有机会换一个对已方来说行动更为有利的人质,是件好事。

  不过她说完话,一看李奕城眼都瞪红了,看来换人质这事真的是让这孩子伤心了,也连忙改口道:“我也有错,下次再有这种情况,就让师傅去换,可以吗?”

  “嗯。”李奕城终于点了头。

  “……”王怡真觉得傅卫东可能会哭。再说你要换人质,也总得看对方愿不愿意啊。

  不过易地相处,她这做法也确实不好,如果是她被抓,李奕城要换她,她也肯定会不高兴的,总之这换人质的话题好像有点危险,王怡真就另起了一个话题:“不过今天阿城做的很好,临危不乱,被人掐住命脉的时候,就是应该先乖乖的,再伺机而动,这些我本来该早教你……”这不是没想到几百号人跟着,都跟出事么。

  王怡真逮着李奕城当时的反应就是一通夸,虽然她觉得这小少年更大的可能是被吓得呆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要不然以李奕城的脾气,对着她以外的人哪里有这么乖过,一定会拼命反抗的,但至少有一点,就是李奕城的反应是对的。

  在山望山一开始还没有打算下杀手的时候,受制于人,乖乖听话是对的,过于激烈的挣扎会让劫持者心里不不安感,说不定原本能冷静的谈判,都会因为对方受到刺激而变得危险。王怡真这个人,本来就是妈癌,自从当了幼儿园老师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在孩子教育上就本着一条,没有犯错的时候,往死里夸,就算是犯了错,该批评该教育之后,也得好好多夸两句,安抚一下对方受伤的心灵。

  面对着王怡真的一通夸,李奕城更没有精气神了:“我……我不是因为想对策,而不挣扎的,不过……不过我也不是被吓到了,我其实认真起来,我能打得过他的,我是……对,我是被他骗了。”

  “啊……”王怡真顿了下,也没想到李奕城是这么个解释:“他骗你什么了?”

  “他说……他知道是谁害死了我的父母……”李奕城抬头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