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极品萌宝:霸道爹地护妻狂

第八百五十八章 是我死缠烂打

  周围的呼声更大,牛博海只觉得面子都被张幼仪丢光了,盛怒之下,和他在一起的那个女人也不耐烦的直接离开了,牛博海又是着急又是慌乱的,想要追上去,可是身上还挂着一个张幼仪。

  “博海,我们从新开始好不好,你不是说好了只要升职就离婚和我在一起吗?我们只要忍过这段时间就行,我爱……。”

  越想越是憋屈,牛博海死命的掰开张幼仪的手,又在她再一次想要缠上来的时候,不留任何情面的甩了她一巴掌。

  那一巴掌的力道何其之大,直接就将张幼仪甩到了地上,已经这样了牛博海还不觉得消解怒气,他阴狠的看着捂着脸想要重新站起来的张幼仪,指着她的后背怒骂道。

  “让你不要再纠缠我了,你是聋了还是怎么的,听不懂人话是吗?你爱我又怎么样,我不爱你了,你再这样缠着我,我让你不得好死!”

  牛博海每一字都是带着阴狠的语气,他的话几乎要将张幼仪就地凌迟了一般,张幼仪抓心挠肝的痛,可是一想到牛博海真的要离开自己,她更是痛极。

  周围看热闹的人群都看不下去了,一个个指着牛博海就开始数落了起来。

  “什么人啊这是,玩腻了就给人小姑娘扔下,畜生……。”

  “看两个人的年级就知道这男人的是哄骗了小女孩,现在这个社会啊,就是被这些人面兽心的禽兽给污染了……。”

  “小姑娘你起来,别为这种垃圾伤心……。”

  “再想找男朋友也不能从垃圾堆里捡啊……。”

  “你还年轻,不至于在这一棵树上吊死……。”

  周围全都是支援张幼仪的声音,可是她早已经爱到疯魔不可自拔了,哪里能听得进去任何一句。

  牛博海始终想要离开,张幼仪死命的拽着他的衣角,就算指骨已经泛白了,她还是不肯放手。

  刚刚追逐了好长一段路,现在又是这么一通折腾,张幼仪身心俱疲,但还是不愿意放开牛博海。

  “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让你在这么多人面前没有面子,只要你答应跟我好好在一起,我保证以后都不这样了好不好?”张幼仪早已经哭成了个泪人,但只要能跟牛博海在一起,只要能留下他,让她死都可以。

  “别离开我,在这个世界上我唯一信任、深爱的人就是你了,你千万不要抛弃我。”

  即使张幼仪如何的声泪涕下,即使她说的话有多么的让人心疼,牛博海一概不闻不问,他现在只能甩开这个牛皮糖一样的女人。

  “少他吗废话了,我不爱你!”牛博海气的都要从地上蹦起来了,“像你这样好骗的女人太多人,我只是想睡你罢了,你还真相信了?没脑子的东西!”

  张幼仪初听见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她目瞪口呆的看着暴跳如雷的牛博海,而后又自己安慰自己,他这只不过是太生气了,说话没有经过大脑罢了,他冷静下来还是爱着自己的。

  不知什么时候,张幼仪换成坐在地上抱着牛博海大腿的样子,她仰着头,强装出一副温和的笑脸。

  “你是跟我开

  玩笑的是不是?你只是故意这么说罢了,你之前还发誓,只要你升职,离婚了之后是要娶我的,还说要和我一起过好日子,我相信你,博海你放心,我等你多久都是心甘情愿的,只要你……。”

  “去你吗的!”牛博海再也听不下去了,无论是张幼仪的话,还是周围人对他的指指点点,这些声音都让他恨不得当场杀了所有人,再将他们那张闭不上的嘴缝上才好!

  他猛地一脚将张幼仪踢了出去,张幼仪再次摔在地上时吐出了一口鲜血,已经气红了眼的牛博海顾不上再去追之前的女人,他大步流星的走到张幼仪面前,这一次,他不给张幼仪任何开口说话的机会,弯下腰骑在张幼仪身上就是一通乱打。

  边打还边骂着。

  “蠢女人,死女人,贱货,女表子,你怎么不去死啊,啊?你怎么不去死!你这么爱我,怎么不去死!”

  “你死了就好了,死了就没有人再来纠缠我了。”

  “跟你结婚?你他吗一个夜总会的小姐,也不看看你多脏,还想嫁给我,做你的美梦去吧女表子!”

  牛博海毫不留情的捶打和口无遮拦的辱骂让张幼仪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她只能做到伸出手臂挡着自己的脸,要不是周围人上前阻挡了一些,再加上警察来的及时,她被牛博海打死在路边都有可能。

  警察很快将两人带到警察局问话,从围观众人的口中得到的都是同样的话,可是询问当事人的时候,听到的都是截然不同的结论。

  彼时,牛博海手腕上带着手铐被关在审讯室里,他声嘶力竭的向眼前的警官证明自己是为了自保。

  “……我好好的走在路上,那个女的疯了的就冲了上来,跟我说些爱不爱的话题,我女朋友都被她气跑了……。”

  警官:“可是我听路人说,你们好像也是情侣?”

  牛博海一时语塞,知道这件事情瞒不住,于是便只能招供。

  “我跟那女的确实有过一段,不过我们几天前就已经分手了,我都好几天没去见她了,今天一见面,她就冲上来胡闹,还死活不让我走,警官,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才打了她几下,您真的不能冤枉我啊……。”

  简单询问过牛博海,警官们又将受着伤,从被带来警局之后就一言不发的张幼仪带进了审讯室里。

  进去之前,有女警官简单的为张幼仪收拾了一下伤口,她虽然有伤口,但是看起来还是比之前血淋淋的要好多人。

  打开面前的笔记本,警官公事公办的询问着张幼仪。

  “姓名。”

  张幼仪:“……。”

  警官不厌其烦的又问了一遍,“姓名!”不过这一次的语气却严肃了许多。

  张幼仪张了张嘴巴,小声虚弱的应了一声,“张幼仪。”

  警官:“年龄。”

  张幼仪:“二十四。”

  警官一边问,一边在笔记本上将张幼仪的信息和回答记录下去,他继续问道:“家庭住址,具体到门牌号。”

  张幼仪:“璀璨人间女生宿舍楼113.”

  她轻描淡

  写的说着,警官写字的手忽然顿住,而后抬头仔细的看了一眼张幼仪,思绪翻涌良久,而后一笑置之,继续问起了其他的。

  基本信息调查结束之后,这才进入了正题,“听说是你上去先搞起争执,牛博海只是正当防卫而已,是吗?”

  张幼仪目光涣散的看着警官的方向,“他那么说的吗?”

  “这你不用管,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警官撇了她一下,不甚在意的说道。

  张幼仪复又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上的伤口,却对于警官的问话只字不答,警官无奈,再次开口问道。

  “你实话实说就行,牛博海当时做了什么我们也是看到的,你只需要将事情的经过如实告诉我们,我们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将那个垃圾绳之于法!”

  警察赶到现场的时候,也看到了牛博海是如何坐在张幼仪身上,丧心病狂一般的对她施与暴行的,不管牛博海说的如何天花乱坠,只要在场证人和张幼仪的证词一样,他就一定得接受法律的制裁。

  却不料,张幼仪听到‘绳之于法’之后,突然一反常态的逼问起了警察。

  “要是真的罪责全在他身上,你们要对他怎么样?”

  “大概也就是关上个十天半个月吧,或者就是送过去教育教育,不过这些你就不需要担心了。”警官点头笑道:“每个公民都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放心吧!我们会让他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

  一听到关起来,还要教育,张幼仪的脸色立刻煞白煞白的,想到牛博海最近要准备升职了,要是临时入狱肯定会对升职有影响,再者,她也不忍心送最爱的男人入狱,几乎都不用思量……。

  “没有!”张幼仪面色坚毅,斩钉截铁的说道。

  警官一愣,正要再追问她为什么说谎,他们所有人都看到了牛博海在对她施暴,她为什么还要护着牛博海。

  张幼仪继续道:“他没有故意伤害我,是我一直对他死缠烂打,他没有办法才对我出手的,你们……。”

  顿了顿,“误会了。”

  ……

  谷云和代柔着急忙慌的赶到警察局,刚打开玻璃门就看到了隔着一个过道面对面坐着的张幼仪和牛博海两人。

  让代柔先去找张幼仪,谷云立刻去跟警官联系,表示自己接到了通知,专程来接张幼仪回家。

  接人的手续并不复杂,签了个名字,跟警官表示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之后,张幼仪终于能从警察局离开了。

  搞定一切的谷云走到了张幼仪面前,她还没有开口,张幼仪已然抬头看向了她。

  “你来这里干嘛,”即使她现在看起来一脸的狼狈,面对谷云时候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对付。

  代柔轻轻推了张幼仪一下。

  谷云佯装生气的在张幼仪脑门上弹了一下,惹得张幼仪更是毒怨的看向她。

  “干嘛?你自己不清楚吗!老娘过来捞你!”

  代柔一接到警察局的电话就慌了,她从来没有去过那种地方,也不知道找谁帮忙才行,情急之下,唯有联系谷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